现在位置:首页 >> 多党合作 >> 多党合作_风雨同舟 >> 正文

朱德与诺那活佛
来源于:安徽统一战线
诺那,名逞列匠磋,类乌齐金塘喇嘛第七生转世活佛,西康佛教大总管,兼理民政,辖七千户。1912年英国阴谋策划西藏独立,达赖东犯西康,诺那率兵进行抗击,打了6年,弹尽粮绝。达赖英籍参谋吉青纳以继续掌管西康为诱饵劝诺那投降,遭到诺那严辞拒绝,最后被达赖囚禁于火拉杜瓦宗,关了6年。在将其活埋时,诺那却神奇般地逃了出来,扮成乞食僧逃至尼泊尔,又遍游印度,并与印度国大党领袖甘地会晤三次。1925年回国后,历任蒙藏委员会委员、立法院委员、西康建省委员会委员,1935年奉命为西康宣慰使。19359月,红军长征路过西康,诺那在瞻城与红军相遇。由于诺那曾在南京居住8年,受国民党反动派恐怖宣传的影响较深,对红军甚有误解。因此,疑惧走避,清野自保,直至抵拒。当时河西总保将央成匹与诺那有隙,将央成匹的儿子巴登多吉于193646日将诺那扣押,移送红军治罪。 
    
朱德总司令在听取关于诺那情况的汇报后,考虑到诺那是康地四大活佛之一,还是国民政府的钦差大臣,团结争取这样的上层宗教界人士,在政教合一的藏地,将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,于是作出了如下指示:诺那抗英,我们抗日,同属爱国行动,要宽善对待,要团结教育。总司令部第五局待诺那为上宾,为他安置官寨。局长王维舟夫妇热情周到,专门派人照料诺那饮食起居,特供鲜奶和米粥,并耐心向诺那宣传红军北上抗日的道理,揭穿国民党反动派的造谣污蔑。尤其是陈昌浩总政委向诺那转达了朱总司令的指示后,诺那终于被感动,逐步消除疑虑,从帮红军战士教习藏文、藏歌,讲述康藏历史故事开始,进而与红军推心置腹讨论北上应避开藏区险隘的路线,直至向红军提出借兵,收复丹达山以东被达赖所占失地。
    
不幸的是,193656日诺那染上伤寒,总司令部给诺那派来最好的医生,但诺那拒绝用药,说道:我为将死之人,用此西药殊为可惜。留着红军将士用吧512日,诺那仙逝,享年73岁,留下遗嘱三条:一停尸三日不动,二火化,三遗骨送庐山安葬。红军一一照准,王维舟负责丧事,仪式格外庄重,并请来折格寺大喇嘛诵经,红军鼓乐队为前导,派代表送上花圈,许多藏民耳闻目睹,无不为红军至诚之心所感动。红军在继续北上途中,路过藏胞居住地时,受到广大藏胞热情欢迎,倾尽所有,支援红军。
    
斗转星移,时值1959年夏,庐山会议中休息的一天,朱德在游了庐山植物园后,又要去拜访喇嘛塔。陪同人员听说朱德要去庐山喇嘛塔,感到为难。因为在当时,宗教工作越来越,为跑步进入共产主义,掀起献庙高潮,山下九江市区有十余座寺庙被出,和尚集中到能仁古刹种菜,尼姑则去宗教绳子厂打草绳。此外,喇嘛塔是由蒋介石首捐五千金修建的,会不会政治上有问题?”这是那个年代首先要考虑的。陪同人员怕闯祸,忐忑不安地说:庐山是有座喇嘛塔,是不是……”朱德见其吞吞吐吐,欲言又止的神态,便向大家讲述了诺那的故事,最后感慨地说:统一战线是个法宝,战争年代如此,建设时期亦如此。大家听了之后,疑虑消除,觉得应去看看诺那塔。于是随朱德和夫人康克清健步登上山,拜访了诺那塔,并在塔前合影留念。
    
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诺那塔院重新进行了维修,并对外开放,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欣然题写诺那塔院院名。海外迄今有诺那弟子十余万人,仅台湾近三年就组团17批三百余人前来朝圣。这里还接待过归国藏胞参观团、美国佛教参拜团等国内外大批客人。目前,庐山,锘那塔院,已成为藏汉交流的纽带,海外联谊的桥梁。
 
发布日期:2014年4月14日
 
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 
主办:中山市委统战部  联系电话:(86-760)88312439 传真:88315945 地址:广东省中山市松苑路1号 备案号: 粤ICP备11040772号-1